微课堂

联邦家私拥抱“互联网+”开启“二次革命”

来源:南方日报发布时间:2016-09-01

        近日,佛山传统鞋企星期六发布公告,将通过旗下时尚创新产业并购基金出资参股科技企业,进行VR内容研发。传统企业“牵手”VR技术(指“虚拟现实”),在佛山,星期六已不算第一个。早在今年3月,借VRHome(指“虚拟现实家装平台”)系统的全球首发式,传统制造企业联邦家私集团正用VR技术重构商业社会。

        在发布会上,这家32岁的家具龙头企业,将其数字化营销战略展现人前——在行业内率先启用互联网云计算系统,成立商业运营发展部,优化产品流程,延伸设计前端,用数字化技术贯穿设计、生产到运营。

        “联邦不老,我们再次证明了这一点。”联邦家私集团董事局主席杜泽桦说。VRHome的推出,是联邦这家传统企业“二次革命”的引子。而在这场革命的背后,联邦一贯的质量坚守、多年的信息化布局正成为有力的“推手”。

        在联邦,这种精益求精、不断创新的工匠精神已内化至企业的方方面面。从风靡全国的“联邦椅”到米兰获奖的禅修系列家具,从设立实验室到攻克自动化生产难题,从ERP的引入到如今VRHome的首发,产品品质的保证、原创设计的坚持加上数字化科技内涵的注入,犹如三角形的一底两翼,维持着联邦这棵“大树”的茁壮和常青。

A.数字化转型  VR技术引爆传统企业“二次革命”

        在南海桂城桂澜路的万达广场4楼,“联邦定制家”门店内,搭载有VRHome系统的“眼镜”被放在了显眼位置。在联邦的数字化营销策略中,VRHome被定义为链接消费端的重要媒介,在售前的3D云设计中发挥作用。只需输入楼盘和户型图,选定装修风格,顾客便可“进入”梦想中的家,快速完成家装的个性化定制,比方说,在10分钟内完成设计方案。

        连锁门店与VR技术的联姻,暗合了联邦这位传统家具制造商数字化转型的核心要义。杜泽桦将此次转型归结为“一次突破”,而在外界看来,它是联邦家私的“二次革命”。

       “在云平台的整个线上主端里,售前通过3D云设计是我们生产内容的核心工具,我们已为几千件产品建立的数字化模型可运用于上百个场景。”集团董事、副总裁李虹瑶如是说。她领导着联邦家私集团最新成立的商业运营发展部,这个部门直属于集团,其使命被概括为:全面推进集团营运向线上线下无缝结合的全新商业模式过渡,以互联网思维、店网一体化渠道与平台化运作支撑联邦的长远战略竞争力,推动业绩持续增长。

        为配合这一战略,联邦家私重新定位建立已有23年的信息资源部,核心职能和组织架构被调整。这个部门从电脑开发部发展而来,现在被定义为联邦在移动互联时代最大的“军火”供应商和终端服务商,要成为“在用户部门中大力发掘和培养业务的能手”,有力支撑集团“互联网+”转型升级与市场规模倍增目标的实现。

        事实上,信息资源部重组是去年便开始酝酿的。彼时,消费市场疲软、原材料成本上升的阴霾早已笼罩家具行业上空,全国家具企业正面临洗牌;而在佛山本土,借助信息化技术实现规模化定制的维尚家具正异军突起,销售额成功突破了20亿元,其冲击力不容小觑。

        “从外打破是压力,从内打破是新生。多年实践证明,联邦家私每一个突破的跨越度越大,效果就越好。”杜泽桦说,联邦的这一系列动作是为了主动迎接互联网时代的调整,以互联网思维,系统性地把联邦的产业链、供应链真正打通,与社会有用的资源有效联结,产生价值。这位专注实业32年的企业家对他的事业时刻保持着理性,他说,联邦在2008年便启动的ERP建设目前虽已比较成熟,但它只停留在制造端,未与消费者实现有效联结,联邦数字化转型的目的之一,正是要将生产、设计向用户前端延伸。

        显然,植入数字化科技内涵的背后,是联邦家私从“产品思维”到“用户思维”的转变,而后者正是互联网思维的核心。二次革命,联邦谋求的是新生。

B.ERP引入  为“二次革命”带来快速反应的供应链基础

        VRHome的出现,使联邦的供应链延伸至设计用户前端。但要把VRHome的虚拟家变成现实家,这背后却离不开联邦庞大的ERP信息化管理系统作支撑。

        戴上VR“眼镜”,挑选好合适的家具现场下单,下一秒,订单信息就已通过ERP系统传送至联邦的订单中心。如果仓库有库存,订单中心将自动安排就近出货,不用三天,物流人员就会敲开顾客的家门。从生产端覆盖至物流端,事实上,ERP系统从联邦全面上线那天开始,就掀起了企业内部的供应链信息化革命。

        如今,在联邦的车间里,涂胶水、上螺丝、木材料加工等制作工序被一一分解,各部分的开工时间、承诺完成时间和相关负责车间都被转换成各种数据,记录在ERP系统中。当ERP收到A车间的完工报告后,将自动把生产计划发送给B车间。

        信息化系统的介入,对传统家具行业亦是一个巨大的改变。一个显著的变化,是车间主任的工作从以前的车间巡视分配任务,到如今坐在电脑前按指令监督任务执行。剔除了人的主观因素,信息化的排产方式使联邦具有更快的市场反应速度。

       “以前由车间主任进行排产,如果他以追求高产值为导向,就可能延后市场所急需的低产值产品,导致终端一直处于缺货状态。”联邦信息资源部项目经理龚小平说。由ERP根据订单需求安排生产时间和顺序,联邦的市场需求反应周期已由原来的25天以上减少到15天以内。这也就意味着,顾客下单后,即使仓库没有库存,也只需等待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能住进自己的“订制家”。

        在联邦家私信息主管邹小川看来,联邦信息化的目标就是要实现市场的灵活性和供应链可靠性两者的动态平衡,而ERP的一个重要价值就在于把市场需求和生产计划紧密结合起来。

        不过,ERP系统的建立只是联邦信息化布局中的一步。早在1992年,当“信息流”在大多数人脑海中还是一个抽象概念时,联邦已经组建起电脑开发部,开发了属于自己的信息管理系统,引入光纤组建网络。那一条长度接近一公里的光纤,也是佛山南海的第一条光纤。

        随后,拥有集成采购的“小ERP”系统在南海狮山工业园开始上线运转。彼时,在家具行业,联邦成为首个将ERP与家具生产进行结合的企业。多年的积累,联邦内部建立起了快速反应的供应链和有效物流计划体系,为VRHome带来的“二次革命”打下了坚实的信息化基础。

C.质量坚守  成为“虚拟梦想家”的实现者

        如今,VR技术已不算一个新鲜事物,它的应用使更多人提前看到未来的家,“但要真正实现VR所展现出的场景,还有多种因素需要考虑。”李虹瑶说,而联邦恰恰能成为这一“虚拟家”的实现者,让“所见即所得”。

        这份自信正源自联邦32年来对质量的追求和坚守。上世纪80年代,仅为找到一块合适的沙发布,联邦人曾跑遍广州的百货商店,最后是在南方大厦挑中了别人用来做大衣的面料。“那种紫色偏灰的面料柔软舒适,恰好能与东北松木的米黄色搭配和谐。”联邦家私集团董事局副主席王润林回忆道。

        这种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反映在质量管理上,是不断的探索和创新。“摄氏38度,湿度9%。”在南海狮山的联邦家私集团创新工业园检测中心内,一台恒温恒湿设备依以上参数运转,模拟着高温干燥的极端天气。

        在这里,一套实木家具要接受7至10天的“通关”大考;椅子的坐垫和靠背、床垫要接受5000甚至10000次的压力测试;沙发的皮料要严格接受耐撕裂度的测评,产品甲醛含量也要接受“通关”测试……这个成立于2006年初的检测中心就是为保证产品质量而生,这一做法在行业首开先河。而联邦也成为家具行业首个获得“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称号的企业。

        直至近年,这种建立检测中心为产品质量保驾护航的做法,逐渐被其它家具企业“跟风”模仿,而此时联邦已经有新的进步。就在去年,联邦的水性漆静电喷涂生产线正式在山东临沂的工厂上线,这也意味着,联邦成为国内首个攻克环保油漆喷涂自动化难题的家具企业。

        “用水性漆进行人工喷涂并不难,难的是实现自动化。”联邦家私集团副总裁聂靖说,这一自动化研究联邦从5年前即开始启动。彼时,多数家具企业对自动化的应用,仍停留在上世纪末的一代、二代简单机器设备,而联邦工厂的数控化率已达60%以上。

        把自动化介入传统生产中,联邦追求的正是质量和品质的保证。如今,水性漆静电喷涂生产线的投产,使具有挥发性气味的油漆被更为环保的水性漆取代,“可以为消费者提供更环保更健康的产品。”聂靖表示,一方面源于联邦对“高素质”生活的定位,同时机器喷涂保证了木料均匀上色,保持颜色的一致性,以做出与VRHome中一模一样的“有质感的产品”。

对话:工匠不老 32年只干一件事

         对于百年企业而言,今年才32岁的联邦尚算年轻。按联邦集团董事局主席杜泽桦的话来说,三十而立的联邦才刚进入成熟的阶段。但在中国,随着大浪淘沙,能存活32年且一直站在行业前列的企业并不算多。

        从1986年第一款实木沙发,到开创中国现代家具里程碑的“联邦椅”,再到后来的四大主义、八大家,乃至今天的数字化虚拟体验VRHome的发布,联邦一直焕发着生机。在杜泽桦看来,这是因为联邦“一直只干一件事”,以人为本,由此“工匠不老”。

    南方日报:是什么内在动力推动了联邦家私的二次革命?

        杜泽桦:联邦是南海的草根企业,同时很早就成为了龙头企业。多年来,我想的只有一件事——如何让联邦保持长青?如何保持龙头这一地位?

        我注意到,近年来一些制造企业开始赚快钱,比如经营房地产、做实体金融等。但我始终认为,做实体企业不能只追求眼前赚钱,还要考虑到中期、后期都能持续赚钱,这个是对员工对社会的一种责任。

        32年前,我们6个创始人聚在一起,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只干一件事,就是为人们打造高素质生活。我们不愿意去做行货,我认为与其同时做七八样事情,还不如专注做好一样事情,把它做到极致,保持全国行业前列。

        在此基础上,联邦的文化还包含着创新的精神。今年联邦启动了新战略,也即将启动新总部,正是这种不断创新的文化,打造出适合联邦人发展的生态环境,推动着联邦的二次革命。

    南方日报:你怎么理解工匠精神?

        杜泽桦:我认为工匠精神,首先是以人为本。一家企业要真正走向百年、走向长青,就要对人类有贡献。联邦现在是一棵承载着4000多员工的大树,首先就得对员工负责。

        另一方面,联邦一直致力于产品研发,其实也是对人生活形态和生活方式的研究。生活形态包括了人们对功能的需求,其中就包括了现在和将来的需求;生活方式则是人们对感情、风格追求的体现。

        在平均寿命只有三五年的中国民企群体中,32岁的联邦算是老企业,但也是因为上述的追求,联邦没老,工匠不老。我们一直在研究如何把产业链打通,创造新价值。因此,32岁的联邦已不再是制造企业,从流程到管控,联邦正思考怎么用数字化技术来做系统性的重塑。

手记:“两慢一快”的工匠精神

        如果把工匠精神看作是精益求精的代名词,那么放在联邦家私身上,或许有点狭隘了。

        曾经,在佛山,数以千计的家具生产商从改革开放的浪潮中站了起来,却也有不少在金融危机中倒下。32年的发展里,对产品品质的保证,对原创设计的坚持,对数字化科技内涵的不断注入内化成了联邦工匠的理念,它们正如三角形的一底两翼,扎实地奠定了联邦行业龙头的位置。

        把象征着东方的实木与西方的沙发结合,把古代禅文化融入现代家具中,联邦的工匠从设计第一件作品开始,就不断打破行业“规矩”,大胆谋求新的变化。虽然在家具行业,抄袭借鉴仍很常见,但联邦愿意慢下来等。一件产品的设计要半年以上,产品真正热起来或许还要一至两年,“但它们绝对可以引导潮流。”联邦家居研发部总经理黄文东充满信心地告诉笔者。源自对市场的把握和长期积累,联邦在原创设计方面有足够的资本进行引领。

        而在设计的另一端,三角形的另一个底边,则是联邦对质量的追求。每每讲起木头,联邦家私集团副总裁聂靖就如打开了话匣子,兴奋地谈起每一块木头的性能和他的改造计划。在联邦,给木头“改性”,给木头两个月的“养生期”,把家具放进实验室进行“锻炼”……面对快速变化的市场,联邦仍有足够的耐心慢慢来,以保证产品的质量。

        但如果说对设计的坚持和对质量的追求,都能使联邦慢下来,那么在信息化布局和数字化营销方面,联邦绝对是快人一步。上世纪90年代初,在电脑还是新鲜事物时,联邦就用上了南海第一条光纤,组建起自己的电脑技术部。然后ERP开始介入生产,整合供应链、物流链,提高市场反应速度,这些都为如今的数字化营销打下基础。在联邦人的理念中,整个生产可分割为三条线,“一条是信息流,一条是工艺线,还有一条是物流线。”杜泽桦说。

        “两慢一快”,慢下来是因为工匠的专注,是因为对产品的精益求精,但如果没有这种前瞻性的创新之快,没有对市场把握和反应之快,那样的工匠只停留于平庸,而无法成为行业的佼佼者。对于联邦人来说,谈起工匠精神或许无法列出一二三四,但这种“一底两翼”的“两慢一快”,已经内化成联邦人的气质,深入企业文化骨髓。